阜新-杂谈-文学时评-文娱 -体育 -视点-房产-财经-商业 -生活 -时尚 -教育 -旅游 -企业 -百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杂谈 >> 正文

《大地震》风格未倒 冯郎才在

2020/2/14 15:27:0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冯小刚接受访问(资料图)

    冯小刚是什么形象?是一个没读过商学院、更非毕业于烹饪专业的厨师,但他的菜朴实、紧凑、感性、入味。尽管让学院派厨师说出很多并非没有道理的不是,却总让我等不知烹饪专业为何物的喁喁食客关注。《唐山大地震》上映,瞅了周六赶紧去了。出得门来,酷暑夤阳,鸡零狗碎如下:

    鸡零一:还是比较成功的。冯小刚电影以贴近生活、取材日常见长,重在表达生活感受,几乎使人感同身受,而《唐山大地震》表达的是人性经历磨难、经历曲折后理性回归,这和传统冯氏方式完全不同,能拍成这样子,可以说《唐山大地震》是成功的,至少是不失败,或者“朴实、紧凑、感性、入味”地说,是对得起他的投资人的。

    鸡零二:眼泪哗哗的。没流泪的只能称“铁汉子”“铁娘子”了。不过各人的眼泪各有不同,我个人最揪心的是小方登被救后,带着无限心事一言不发的那些镜头,因为我自己的童年就有类似经历,有过“妈妈不要我了”的类似委屈。我看到旁边一对大学生恋人也不停抽鼻子。显然,冯小刚触摸到了深藏的人性的柔软之处。这不是挠痒痒。这种触摸是无声的,但触摸出现的反应,不管是哭是笑,哪怕是哼一声或喉结滚动一下,那就是力量。

    鸡零三:还是有浓重的冯氏风格的。一是一些场景和对话,比如陈瑾骂陈道明“不着调”这种引起善意笑声的处理,比如方达的某些对话等,可以说这里头起笑声的地方就是冯氏风格显露的地方。二是地震前夕大卡车里的性爱镜头,徐帆一个哈哈大笑的特写“这么热的天,全唐山……”三是剪辑上果断,比如说方登方达姐弟在四川灾区见面,比如杨立新向徐帆求爱,比如用打碎一个玻璃杯介绍王登隐去的生活、陈道明打人的场景,等等,简洁利落。尤其姐弟相见,如果按照“疑惑、思考、爆发”学院派表演理论三部曲,这场景给个五分钟、十分钟都不嫌多,只是这害苦了观众。

    鸡零四:最大的失望是结尾没有力量,或者说不太成功。张静初演得很好,很有感染力,或许作为小说,作为广播剧纯粹的文字艺术或语言艺术,这样结尾是不乏力的,但电影更多的可能还是依赖形象,张静初这一哭诉用语言把主题表达出来了,语言主题是感觉到了,但人们期待的形象冲击没有,所以看完落下一种遗憾似的,虽然用纪念碑的实况做了一点弥补,但是作用不大。还有就是十八岁读大学的王登和四十岁从加拿大回来救援后的王登模样、身板甚至发型都没有变化,这岁月也太照顾她了。

    最后狗碎一下地震前性爱的那场戏。按徐帆的说法,性爱当然是人性的体现,车上性爱当然也是人性,地震前车上性爱更是人性,因为谁也不知道马上要地震了。但这个场景和后来情节的发展实在关联不大。我想了一下,性爱是人性,但人性不就是性爱,如果设计成两口子吵架呢?比如说老公当晚不想下来,老婆要下来,结果在车上吵架,刚怄上气,地震了,这里可以更好地展开夫妻感情。

    我不懂编剧,我也不懂导演,我只是根据我的想法瞎咧咧,原谅啊……


相关阅读:
中学附近开什么店赚钱 http://www.959.cn/zxzt/zxfjzsmsyh.shtml